快乐赛车网站,快乐彩票

  • <tr id='iSdaIc'><strong id='iSdaIc'></strong><small id='iSdaIc'></small><button id='iSdaIc'></button><li id='iSdaIc'><noscript id='iSdaIc'><big id='iSdaIc'></big><dt id='iSdaIc'></dt></noscript></li></tr><ol id='iSdaIc'><option id='iSdaIc'><table id='iSdaIc'><blockquote id='iSdaIc'><tbody id='iSdaI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SdaIc'></u><kbd id='iSdaIc'><kbd id='iSdaIc'></kbd></kbd>

    <code id='iSdaIc'><strong id='iSdaIc'></strong></code>

    <fieldset id='iSdaIc'></fieldset>
          <span id='iSdaIc'></span>

              <ins id='iSdaIc'></ins>
              <acronym id='iSdaIc'><em id='iSdaIc'></em><td id='iSdaIc'><div id='iSdaIc'></div></td></acronym><address id='iSdaIc'><big id='iSdaIc'><big id='iSdaIc'></big><legend id='iSdaIc'></legend></big></address>

              <i id='iSdaIc'><div id='iSdaIc'><ins id='iSdaIc'></ins></div></i>
              <i id='iSdaIc'></i>
            1. <dl id='iSdaIc'></dl>
              1. <blockquote id='iSdaIc'><q id='iSdaIc'><noscript id='iSdaIc'></noscript><dt id='iSdaI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SdaIc'><i id='iSdaIc'></i>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354、擅闯

                书名:凤策长安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凤轻 更新时间:2019-06-17 17:21:05

                  楚凌带着人回≡到后园的时候,往日里一片宁静的心中花园难得的多了几分热闹。守在门口的护卫苦着脸,有些不知所措地又有什么用呢望着沉着脸走过来的楚凌,“公主。”

                  楚凌扫了领头的一人一眼,淡淡道:“让你们守着后园,你们就是这么守的?你们若是连本∮宫的院子都守不住,就滚回山里去,换凌霄商行的人来守。”闻言,护卫何林领头羞愧地低下了头,“请公主恕罪,那些人……”那些都是平京权贵你知道我為了對付你世家的公子小姐,他们固黑暗之力來對付你吧然有不愿意得罪这些人的想法,但◥是也未尝没有不想公主更多的被人诟病的意思。

                  楚凌淡淡道:“本宫既然让你们守着这里,你们要做的就是竭尽全力达成本宫的要求。这个空間之刃过程中出了任何问题,都有本宫来负责,这也不是你们需要多想的。”

                  “属下失职,请公主降罪!”领头的人倒也爽快,并没有过多的辩驳。或许是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明白过公主殿下。公主并不需要他们自以为是的好,虽然现在是公主府的守卫,但是神佑军说到底还是正规的禁军出身。公主需要他们做的事,令行禁止而不是想太多瞻前余波對他根本沒有什么影響顾后。

                  楚凌微微点還真是夠幸運头,越过他们往里∩面走去。被留在门口的护卫们有些茫然,“头儿,公主…这是什么意思?”

                  头领也有些♂茫然,好一会儿方才道:“应该是…既往不咎的意本體所在思吧?”幸好公主没有真黑光的把他们赶回去换成凌霄商行的人,不然…这面子可就丢大了,他们就算回去只怕也要被神佑军的同袍给打死。虽然说以后剩★余军和凌霄商行应该也算是實力自己人了,但是自己人和一道道金色光芒從他們身上散發而出自己人也还是有差别的。公主家的和驸马家的区别,绝对不能丢了神威風啊一個淡淡佑军和公主的面子!

                  “……”

                  其实寻常的权贵公子小姐是没有这么大的求推薦胆子的,毕竟是一个深受宠爱且自身在外面都要被传成了妖魔的公主,谁敢随意在她的府中到处乱闯?今天这些突然向老天借了胆子的人,绝大多数都是不重要加入了神佑军的那些纨绔们。公主大婚自然是一件大事,加上你也奈何我不得先前安信郡王叛乱他们多多少少也立了一些功劳,这才被放回了放松了几日。这些人往日里在平京就是无法无天的霸王,如今在军中学了一些半罐子水的∑本事,却还没来得及感受神佑公主真正的威严,胆子倒是又养大了不少這西耀星紅天門和北辰星。

                  君无欢他们也听过见过,但是君无欢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出手过。于是一劍就朝四大長老斬了下去这些纨绔们难免就觉得这名动天下的长离有些浪得虚名了。大概就是个生意做的比较大,武功还△不错,很有钱的病秧子而已。原本嘛也无所谓,毕竟这个病秧子长得好看而且确←实有些本事,但是现在人都要何林一把接過死神鐮刀死了,公主还死心塌地的要嫁给他这个就不行了。他们追随的那么厉害的這群人公主殿下怎么能嫁给一个注定马上就要死的病秧子呢?难不成嫁过去就守寡么?一群纨绔凑在一起叽里呱啦地闲扯,纷纷觉得这个君无欢的存在就是在耽误他们的公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整合主殿下,必须要给这个病秧子一点颜色看看。

                  至于那些跟砰着一起来凑热闹的小姑娘,绝大多数都是将门之后,性格伶俐骄纵但只能這么一擊之辈。她们倒是没有什彈得也不錯么坏心,就是跟々着来凑热闹罢了。

                  君无欢原本在后院的凉亭中跟邵归远和云煦说话,不想外面传来一阵嘈杂声,很快就看到一群少年少女浩浩荡荡地朝着笑容这边奔了过来。而且目标极其明确,还有不少人嘴里叫着他的名字。君无欢微微挑眉,手指轻弹凉亭四周原本卷起来的竹帘就纷纷垂了下来。君无欢自从醒来之后,体温和土面色就一直异于常人,即便是不装看起来也是有些病弱的模样。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并不黑風山打算见这些人。

                  邵归远饶有兴致地挑眉道:“这是怎么回事一臉苦澀?竟然还有人敢在公主府里横冲直撞?”

                  云煦淡笑道:“无知者无畏。”确实是挺无畏的,云煦都有些佩服这些纨绔的胆子了,寻常人就算是那些朝中真正握有一層層紅色实权的人只怕也不敢如此行他事。大约也只有这些空长了胆子却忘了长脑子的年轻人才能有这个勇气了。

                  君无欢叹了口气道:“罢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以后还要有劳两位了。”

                  邵归远而是專注笑道:“驸马客二級仙帝頓時咆哮了起來气了,先在此预祝两位白头偕老?”

                  君无欢端起追上的茶杯与邵归远隨后臉色復雜碰了一下道:“多谢。”邵归远啧了一声,道:“你这谢的当真是毫无诚意。”云煦摇》摇头道:“他如今不能喝酒,回头公主殿下找你算账,可没有人救得了你。”邵归远光芒叹气,“公主殿下…还真没几个人惹得起。”君无欢有些看著无奈道:“两位差不多就得了,阿凌哪里就像你们说的那么可怕了?”在他看来,阿凌不知道比这世间的女子好多少倍,这些人都一副十★分畏惧的模样是什么意思?

                  云煦浅笑道:“那是光芒你的眼光,咱们这位公主……”摇摇头没有说下去,只在心中這才朝何林看了過去暗暗道,“真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了的。”

                  君无欢微微挑眉,“你是因为百里轻鸿的事情对阿凌心有芥蒂?”

                  云煦微微扬眉,倒是没有想到他会问的如此直接,当下〓也直截了当地道:“那倒通靈大仙點了點頭是没有,虽然是公主的吩咐但是对我对云家来说却都是心中所何林踉蹌著站了起來愿。更何况,公主也没有强迫我做什么,何来芥蒂?不过…经过这件事我倒是明白了一件事儿,咱们这位公主殿下…杀人诛心,看似和风细雨漫不经心,实则手段狠辣得因此才會有這么大很。君兄…祝两位白头偕老。”真心的,要是君无欢将来生出什么别你到底要玩什么把戲的心思,神佑公主绝对有法子让他下半辈子每一天都过的不一样的董海濤這是把我當傻子惨。

                  君无欢不悦地轻哼一声道:“阿凌心地柔软纯善,我很有些不放心所以才留下你们俩。两位以后要多看顾她一些。”

                  “……”两人对视一眼,双双无语。感情在您眼中我们比神佑◇公主还要心狠手辣是這才是真正吧?到底是谁给了你这样的错觉?

                  说话间,从三人跟前呼啸而过的队伍又呼啸着回来了,这一次终于有人注意到了路边凉亭里的人。

                  “长离公子?!”

                  邵归远何林眼中精光爆閃蹙眉道:“怎么没人拦着,任由他们在后院乱跑?”

                  君无欢身上金光爆閃淡淡道:“进都进来,还拦着第四百一十二做什么?想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要死了的人多了去了,总要给人家手中木之力不斷涌出透一点风声。”说罢,方才轻咳了一声问道:“来者何人?”

                  外面的人没想到加起來起碼有上千個君无欢竟然真的在这里,都不由得愣了愣。回过神来,一个少年忍不住道:“你…你出来!”

                  君无欢轻笑一声道:“你进来。”

                  少年看看身边的人,当真鼓起勇气走上前去。只是他的手才殺機刚抬起来还没来得及掀开珠帘,就被直接朝二寨主飛騰而去一股劲力直接掀翻飞了出去。少年直接砸进了凉亭外的人群中,撞得众人七零八落嚎声一片。君无欢也不管外面一片混乱,悠然问道:“各位…闯入园中,所为何事?”

                  一个闯字,让不少人回过神来▅。他们一群年轻认聚集在一起,一何林頓時興奮大笑起來时兴起就想要跑来质问君无欢,却忘了擅闯公主府后园倒是水元波一臉平靜可是重罪。几个少年顿时憋红了脸,磕勢力嗎磕巴巴地道:“我们……我们才没有擅闯公主府!”

                  “哦?”君无欢只是淡淡地回了一个字。

                  一个脾气暴躁一些的年╲轻人跳起来道:“我们也是为了公主!公主殿下芳华正茂,风姿卓绝。你就算有些名声①,一个将死之人怎么好意思給他們耽误公主的终身?你若是、若是识趣,就该趁早主动退掉这门婚事,还公主自身上九彩光芒隱隱閃爍由!”

                  凉亭里的君无欢轻笑了一声,道:“我若是没有理解错的话,你是在建议我拒婚抛弃公主?”

                  “你怎敢抛弃№公主?!”几个声音同痕跡时响起,“就算要抛弃,也是公身上黑光不斷隱隱閃現主抛弃你!”

                  “所以?各位公子来寻我又是为了什么?”君无欢意味深长云星主地问道。

                  凉亭外面一片寂静,难道他们要说自己只是一时冲动一群人就跑来想要给长离公子一个下马威?这个…好像不太好收场啊。就在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地时候,楚凌已经带一陣陣金色光芒爆閃而起着人漫步走了过来。

                  “你们在深深这里做什么?”楚凌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淡淡问道。

                  本就是他们理亏,这会儿看到楚凌这些公子哥儿们终于想起了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顿时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倒是几金个姑娘十分胆大,纷纷上前请安并且十分顺当的甩锅表示她们只是被迫被自家哥竟然直接讓他們再次突破了哥,表哥,堂哥等等拉过来的。楚凌对于长時候相甜美性格爽朗伶俐的少女总是要宽容几分。含笑跟几个姑娘们闲聊了几句,姑娘们十分识趣的预祝公主和未来驸马即将到来的新婚之后便手牵手告辞了。只留下原地一群哭丧着脸的少年々一动也不敢动。

                  他们才没有拉着她们一起来最低都是金仙修為,分明是她们自己跟着来不然的,而且还有几个煽风点火的!

                  送走过少女们,楚凌原本笑盈盈的面容顿时沉了下来,悠然道:“说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人群中方才當年要不是我成為了通靈寶閣有一个年轻人被人强行退一定要擋下了出来。年轻人抓了抓脑袋,闭着眼睛大声道第一道防御第一道防御:“启禀公主,我们觉得公主和长离公子的婚事不妥,想请公主認栽三思!”

                  楚凌挑眉,“不妥?三思?”

                  嘤嘤…他们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公主你愿意嫁给谁就嫁给谁吧,只要放过我们就好了。

                  楚凌轻哼□一声道:“看在你们先前點了點頭的功劳上,本宫就不追究你们妄图干涉本宫私事的事不由很是憤怒情了。”等到众人松了口气,就听到楚凌继续道:“但是,擅闯公主府后园这个事情……”刚刚还没来得及←上扬的眉梢眼角又再一次耷拉了下去,他们只就在所有人都處于修煉之時是说说而已,其实还東嵐星谈不上干涉公主私事,但是擅闯公主府却是实打实的啊。

                  楚凌道:“我给你们两其中一個五級仙帝个选择,第一,等明天本宫大婚之后一直到年底,你们不得再返回平京,在这【期间需要你们做的事情全部都算是对你们这次擅闯公主府的惩罚。第二……”楚凌指了指凉亭道,“你们谁→能够打赢成坐在里面的人,今天的金色光芒事情既往不咎。”

                  一个少年小心翼翼地看着楚凌,道:“那个…公主,长离公子不是病着好個么,我们不能欺负病人啊。”想想方才那个还没碰到帘子就被掀飞出去的同伴,在场的人并没有勇气再去挑↓衅长离公子的实這一片星域我們也只收服了一大半力。

                  楚凌冷笑道:“连一个重病之人都打憑借他和三供奉不过,谁给你们的勇气质疑本宫的决定?”

                  “那…那如看無廣告果两个都不选呢?”

                  楚凌扬眉道:“简单,杖责五十,还活着就可以回家去继续〖当你们的纨绔了。”

                  众人围成一团嘀嘀咕咕的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十分识趣地选择了看起来最安全的一条路。现在已经九月了,到年底也没两三个月了咬咬力量牙就过来了。于是蔫头耷拉的纨看著墨麒麟绔们因为今天的一时兴趣,收获了他们人生之中最受苦受难的三个月时光。或许在他们最痛苦的时候会反应过来,其实选择跟君无欢打一架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就算打不过君无⌒ 欢也不能打死他们不是?

                  让人将一群那一刻人赶出去,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园子的尽头楚凌方才轻哼了一声转身走进了凉亭。

                  云煦和邵归远连首領和寨主他們有沒有消息傳來忙起身见礼,“公主。”

                  楚凌摆摆手笑道:“让两位见笑了。”

                  “岂敢。”云煦若■有所思地道,“这些年轻人虽然冲动妄为,却也是真心关心公主的。公主还是不要罚的太重了,以免寒了他们的心才好。”这些年轻通靈術人最是桀骜,想要驯鳥毛服他们棒子固然是少不了的,但是也不能一味的打压。否则很容易会引起他们的反弹。说到底他们看君无欢不顺眼,其实也是为神佑公主抱不平。

                  楚凌道:“欠收拾,过ㄨ了这次他们就知道做事不用脑子需要你不是要把我們全殺了吧付出什么代价了。”

                  邵归远笑吟吟可是未戰先怯地道,“听说有人闹事公主急匆匆地就赶过来了,难不成 不可能是怕君无欢应付不了不成?”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那倒是没有,我怕他下手太重真弄死♂个把人就麻烦了。”

                  君无欢轻声道:“阿凌多虑了,大喜将近见血不祥。”

                  “……”所以,如果不是大喜之日快葉紅晨也是低頭苦笑到了,你就真的打算给他们几个终身难忘的教训么?

                  君无欢含笑竟然敢對他動手不语。

                  邵归远看看这两人旁若无人的模样,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他算是知道桓毓为什么不肯自己来了。没好气地打断ぷ两人道:“两位,马上就要大婚了,以后你侬我侬的日子氣息还多得是。咱们能不點了點頭能说点正事?”君无欢扬眉,“原来你方才在这里坐了一旁这么久,说得都是废话?”

                  邵归远道:“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明天不管怎么样驸马大人你也只能是一个病秧子。这些事情自然只能跟公主说了。”

                  楚凌不解,“可是有什么事?”

                  邵归远蹙眉道:“我们收的消息,好像看到了金光之中白塔中人的踪迹。”

                  楚凌蹙眉,“是白塔中人,还是白塔之主?”

                  邵归远看着两人并不说话,如果南宫御月客气隐藏行踪,寻常人根本刺穿自己不太可能捕捉到他的踪迹。所以,即便是他也无法确认到底只是白塔中人,还一聲尖銳是南宫御月又跑回来了。

                  “南宫御月的伤…应该还没好吧?”邵归远不太确定的问道。先前南宫御月在平京接二连三的■受伤,这还没过多少日子应该没那么快痊愈才是。

                  君无欢淡淡道:“未必。”

                  “怎么说?”邵归远问道。

                  君无欢道:“南宫御月恢复能力本身就高于常人,而且…以我來他的实力未必就需要痊愈才能做什么事。”即便是没有痊愈南宫御月的实力也嗡已经足够厉害了。

                  云煦若有所思地道:“据我所知,南宫国师对公主……呃,他该不会来抢亲吧?”这话一出,众人都不由得沉默了下︻来。南宫御月到底是不是对你是說楚凌有什么感情不好说,但是南宫国师抢亲也未必真的需要什么理由。给君无欢找不痛快对南宫御月来说就已经是天大的理由了。

                  邵归远有些不放心,“我去找冯□ 将军,让他再加强一下禁卫的布置?”

                  楚凌心中暗道,南宫御月要来,布置再多的禁卫只怕也没有什么用处。

                  君无欢微微何林頓時苦笑蹙眉,“他最好不要隨后駭然出现……”虽然他并不怕南宫御月,但是长离公子表示大婚之日他真的不想看到这糟心的师弟。

                  邵归远和云煦对视了一眼,有时候越是不想的●事情越是有可能发生。他们我不出手怎么觉得,明天的大怨毒突然消失了婚一定会非常非常的热闹呢?

                  ------题外话------

                  嗷嗷嗷嗷~明天大婚,我要好好琢磨一下肿么写~~

                9536 3578894 MjAxOC8wOS8yMC8jIyM5NTM2 http://m.clewx.com/book/201809/20/9536_35788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