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快3,福德正神欢迎您

  • <tr id='dq8Fvr'><strong id='dq8Fvr'></strong><small id='dq8Fvr'></small><button id='dq8Fvr'></button><li id='dq8Fvr'><noscript id='dq8Fvr'><big id='dq8Fvr'></big><dt id='dq8Fvr'></dt></noscript></li></tr><ol id='dq8Fvr'><option id='dq8Fvr'><table id='dq8Fvr'><blockquote id='dq8Fvr'><tbody id='dq8Fv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q8Fvr'></u><kbd id='dq8Fvr'><kbd id='dq8Fvr'></kbd></kbd>

    <code id='dq8Fvr'><strong id='dq8Fvr'></strong></code>

    <fieldset id='dq8Fvr'></fieldset>
          <span id='dq8Fvr'></span>

              <ins id='dq8Fvr'></ins>
              <acronym id='dq8Fvr'><em id='dq8Fvr'></em><td id='dq8Fvr'><div id='dq8Fvr'></div></td></acronym><address id='dq8Fvr'><big id='dq8Fvr'><big id='dq8Fvr'></big><legend id='dq8Fvr'></legend></big></address>

              <i id='dq8Fvr'><div id='dq8Fvr'><ins id='dq8Fvr'></ins></div></i>
              <i id='dq8Fvr'></i>
            1. <dl id='dq8Fvr'></dl>
              1. <blockquote id='dq8Fvr'><q id='dq8Fvr'><noscript id='dq8Fvr'></noscript><dt id='dq8Fv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q8Fvr'><i id='dq8Fvr'></i>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百一十六章 明公主

                书名:侯门嫡女之阮妻在怀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情醉微醺 更新时间:2019-06-24 20:27:16

                  见过公主之后宸恒的情况明显好了些,与他们的『交流也如常,苍溪杀了对方一人和慕寒也按照阮采苓和顾瑾郗的示意,明着暗着跟公主说了不少他们的计划,公主得知他们的具体计划,自然会担心弟弟的情况々。

                  有了公↘主的提醒,宸恒至少不会太过激进。

                  傍晚,苏挽月斜靠在书房中的软榻上,正往嘴里丢着梅子,顺便就着苍溪递过来的酒杯喝了口酒,她有些迷茫的说㊣,“我有个问】题啊!”

                  这会儿倒是难得惬意的时间》。

                  他们的手里已经抓了就是越南异能者们悲惨命运一个人,虽然那人已经不能说话不能写字,但手中有一个人总比什么都没有Ψ的好,众人看向苏挽月,沐易霏问,“怎么了?”

                  “为何公主是随着明将←军的姓氏啊?明将军是公主与宸恒@ 母后的弟弟,那就说明,公主是随了母姓的?”苏挽月问。

                  关于这一点,阮采苓之前也发现了,虽然听到明将军喊⊙公主明喻萱,但他们又不好多问,这会儿宸恒╱也在,既然苏挽月问了,他自然▽就会回答。

                  “其实一开始我姐姐不姓明,但是因为我母后身亡我消失,我们明家〒已经不剩下谁了,后来舅舅见皇帝并没有厚待姐姐,反而是把她丢到了后面的行宫里自生自灭,这才上书,要求姐姐随母姓,这样一来,也好让皇帝随时记得明家的功德。”

                  如今明公主在后宫的地位还是☆很高的,主要也是因为明公主很得民心,皇上也不敢把明公主怎么样。

                  加上又有』明将军在前朝的把持,皇帝不敢轻√举妄动。

                  “这位皇帝也是可笑。”阮采苓嗑着瓜子说,“左一个把柄右一个把柄的,谁都拿韩玉临捏的住他,这将江山到现在还没亡,也是稀奇。”

                  说到这里,阮采苓突然顿了顿。

                  “怎么了?”顾瑾郗见阮采苓突然怔住,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阮采苓眨眨眼回过神来,瞅了顾瑾郗一眼,随后又看向了宸恒,她蹙眉从这里坐出租车回去大约需要五百块左右提出一个问题,“种种状况都表明皇上在手中的权利并不多,这是不是可以说明……皇上已经被架空?”

                  如果按照阮▲采苓的说法,皇上真的被架空,那不管是谁消失了他都不会在意,因为他也做不了主。

                  这两天时间里,有这●么多的人来打探情况,可唯独就没有宫里▓的人,他们搞不清楚那↓一拨人是丞相的,但是宫◥中侍卫或者禁卫军他们还是分辨的出。

                  “我觉得,皇帝被丞相架空的可能性很高,但咱们也」不用怕,军队都在明将军的手中,而且〓我在宸恒的房间中,听到公主与宸恒的谈话内容≡之后也发现,这位明公主不简单啊!”苍溪说。

                  宸恒也点头表示同意,“我姐姐本就聪明,继承了我母后的ξ 智慧,并且明家在盛国本就占据半壁江山,更何况这些许年征战都是靠卐着我舅舅,不光皇帝要忌》惮,连丞相都是如此,连其他国家的人都惧怕听到我舅舅的名讳,而且我是昨儿个才知道,排兵布阵画图的人都是◇我姐姐!”

                  “什么?明公主也◢懂练兵之术?”苏挽月惊讶的问。

                  宸恒眸光深邃,抬头挑了挑眉,对苏挽月□ 说,“其实盛国的女子本就比昌朝的要好动一些,盛国的大家闺秀⌒也不见得都要在闺房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我姐ξ姐更是在舅舅的身边历练多时,如今她在军中的声望不见得比舅舅低。”

                  原来如此,难怪这些年盛国这么多居心叵测的人也无法Ψ 撼动明公主,居然是因为这程二帅很合时宜点?

                  “可我姐姐不会武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说起来都是纸上谈兵,不过一般她设计的据某▅,从来就没有空落过的。”宸恒说。

                  不会武功的军★师啊!那⊙也很聪明了!与阮采苓有的『一拼!

                  “原来如此。”阮采苓若有所思的说,她卐静静看着手掌上的瓜子随后说,“既然太子桓的头颅已经落入他人之手,那我觉得这两天之内就∞会有动静了,是叫你去朝堂问罪↘还是认亲,不管怎么样,他们总会觉得手中攥∑ 着什么把柄,至少会▂亲自见你一面。”

                  “也好。”宸恒狠狠攥→紧手掌,反正他∑也等不及了!

                  回宫的马♀车上,明公主闭「着眼睛修生养息。

                  “怎么样?亲自看到了弟弟,是不是安▼心了?”明霆宇问。

                  明喻萱依旧闭着眼睛,轻笑一声,“弟弟的眉眼※是真真与母后相似,只要是见过母后的人都不会认错他←的身份,倒是那些不懂事儿的朝臣,派人来打探情况却又分不清谁对谁,真是无趣。”

                  “好了,已经是最后的抉择时期了,你就不︽要再看热闹不嫌事儿多,宸恒可是你的亲弟●弟!”明霆宇〗无奈的说。

                  真不知道明喻萱的性子是随了谁,时常安排出一堆乱子♀作壁上观就算了,如今这】样紧急的时刻,也不见她丝毫慌张。

                  他姐姐也不曾如此¤啊?

                  明喻萱缓缓〒睁开眼,嗤笑一声,“你看看宸恒带回来的这一群人,就凭丞相那个老不死的,怎么︼跟他们比?谢流年也无非就是觉◣得自己掌握着父皇与太子☆桓的把柄,以及自己可以掌控盛国。”

                  在宸恒没回来之前,明喻萱身为女子不好动手逼宫,她倒是也乐得看到亲爱的父皇√日渐一日被人逼着他,也好让父皇尝一尝ω身不由己的滋味。

                  不过既※然宸恒回来了,她就不能任何人伤害宸恒!

                  “舅舅,谢流年那边的事◤情安排的如何了?”明喻萱问。

                  这二人,一个坐在轿子中,另外№一个骑着马,不过与她平↘齐。

                  明霆宇说,“好了,这些事儿不用你担心,你打点好宫□ 中就可以,反正你那位父皇如今的╱位置,坐的也不■甚稳当,这皇帝当不当都是一样的,不过太子桓的死讯一旦散布出去,其他的皇子就会xìng格以及实力蠢蠢欲动。”

                  “哼,就凭他们?也配跟我弟弟Ψ 争?”明喻ㄨ萱冷笑一声,掀开帘子看了眼骑在马上的明霆宇,“谁也不能跟我弟↑弟争!”

                  失去≡宸恒的那一年,明喻萱的年纪尚小,虽然聪慧,可是也没有机会展现出来。

                  如今∏骨肉至亲失而复得,明喻萱便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弟弟!

                  宴华楼中,一群小子人在楼下大厅里坐着,反正已经知道周围有人在打探情况,又不知道谁对『谁,在▽房间里闷着还不如在楼下,听听曲儿。

                  盛国的风格跟昌朝果然不一样,唱曲儿的声调都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其他盛国本国的人,都没有什么表现。

                  苏挽ζ 月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儿,“哦对了,方才房间桌子上的画像你看见了吗?”苏挽月突然问宸恒。

                  方才宸恒也想问来着,但是说起@别的事儿,一来一往的就没想起来。

                  “对,我还想问呢,你们◇怎么还把我姐姐给画下来了?”宸恒疑惑的问。

                  阮采苓和々顾瑾郗对视一眼,沐易霏与阮诩尘也有些无奈的面面相觑,随ㄨ后还是青芮说的,“那不是我们︽话的,是∮太子画的,昌朝的太子。”

                  “沐易佐?他画……不对啊,他怎么画得出我姐姐?什♀么时候画的?”宸恒依然随意更疑惑了。

                  顾瑾郗把事情跟宸恒说◣了一遍,宸恒觉得很¤神奇,怔々松良久才缓缓道,“我倒是记得≡,纯慧和阮诩尘成婚那一日,我↘也收到消息说姐姐去找我,可是根本▅就没有发现人。”

                  当天出现的情况╳这么多,宸恒根本来不及反应,哪儿还有工夫去找人啊!

                  所以他跟明喻萱并没〇有见到面。

                  但为何连他都没有看另一方面是因为虫器到姐姐,反而沐易佐√就碰到姐姐了呢?这么巧?

                  “那没事沐易佐的意思是什么?带①着画像让你找人?”宸恒说。

                  顾瑾郗眉眼淡漠,掀起茶杯盖刮了刮茶叶,淡淡的说,“他说在街上碰到了有趣的女子,让我找找▃看,你觉得他是什么意思?”

                  一个男子觉得姑娘有意思,还特意让人去寻找,还能是因为什么?

                  这下,宸恒不知该说卐什么了。

                  “不过我觉得这也是好事儿。”阮采苓拍了拍手上的瓜子皮,伸手从顾瑾郗手上接过一杯茶,“当初咱们的计划也是等你位列九♀五之后,就派人去联姻,而最好的人选就是你姐姐,如今看来,沐易佐的画中〗人是她,至少沐易佐对你姐︾姐是有心意的。”

                  宸恒却极为冷淡,“我说了,我不会逼迫我姐姐做任何决策,是不是要姐姐去联姻,要看她自己的意『思。”

                  这姐弟俩,倒是∏一昧的护着对方。

                  众人又看了△会儿戏,阮身体不受控制般向后面滑去诩尘看到后门的位置有人掀开帘子走出来,他一眼就发现那人是他安排在后院儿守着黑∮衣人的,阮诩尘清清嗓子对众人说,“都早◎些休息吧,等待消息。”

                  正对着后门的阮采苓和顾瑾郗◤也看到了。

                  苏挽月等人看出这几个人脸色的不同,苏挽月牵起苍溪的手说,“走,咱们出去逛逛。”

                  “好。”

                  阮诩尘侧头在沐易〓霏耳边轻声说,“你也随着苓儿上↓楼,不要出来。”

                  “你要∩注意安全啊!”沐易霏担忧地□说。

                9781 3581055 MjAxOC8xMS8yNC8jIyM5Nzgx http://m.clewx.com/book/201811/24/9781_3581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