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La0HNu'><strong id='La0HNu'></strong><small id='La0HNu'></small><button id='La0HNu'></button><li id='La0HNu'><noscript id='La0HNu'><big id='La0HNu'></big><dt id='La0HNu'></dt></noscript></li></tr><ol id='La0HNu'><option id='La0HNu'><table id='La0HNu'><blockquote id='La0HNu'><tbody id='La0HNu'></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a0HNu'></u><kbd id='La0HNu'><kbd id='La0HNu'></kbd></kbd>

    <code id='La0HNu'><strong id='La0HNu'></strong></code>

    <fieldset id='La0HNu'></fieldset>
          <span id='La0HNu'></span>

              <ins id='La0HNu'></ins>
              <acronym id='La0HNu'><em id='La0HNu'></em><td id='La0HNu'><div id='La0HNu'></div></td></acronym><address id='La0HNu'><big id='La0HNu'><big id='La0HNu'></big><legend id='La0HNu'></legend></big></address>

              <i id='La0HNu'><div id='La0HNu'><ins id='La0HNu'></ins></div></i>
              <i id='La0HNu'></i>
            1. <dl id='La0HNu'></dl>
              1. <blockquote id='La0HNu'><q id='La0HNu'><noscript id='La0HNu'></noscript><dt id='La0HNu'></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a0HNu'><i id='La0HNu'></i>
                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00章 畅快

                书名:我有无数传承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奇燃 更新时间:2019-06-17 20:13:06

                  御书房内。

                  魏央本来在和☆赵朔讨论着让三司如何给顾准编织一个罪名,让顾准的封赏能够达到“只封爵、不封地”的程度。

                  可高方突然回来,将方才宫门↓前发生的一切转述回来。

                  魏央的脸色顿时难看本就应该了起来,这岂不是说自己这弄了半天,都是在做无用〖功?

                  “嘭!”

                  魏央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御案上,大骂道:“这朱益川和傅振江真是两个混账!”

                  “他们两个人呢?”

                  高方缓缓地回直接朝半空中看了过去答道:“麓山侯匆匆离去,大概是直奔麓⌒ 山去了,可能会快就会收到他家中有急事必须离开盛京的请罪书。而傅振江☆傅大人,则是昏倒在了宫门前,想必是病重▼了吧。”

                  “哈哈哈,一个妄图回封地避祸,一个天空中陡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当即称病。这两人,倒真是聪明得很啊!不过,他们〗以为这样,孤就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了合击之术吗?”魏央脸色顿时更加难看了起来。

                  赵修真界朔却是有些好奇地道:“高公公,这麓山侯,据我所知,并不是一蠢笨之人。而傅振江,我也见过几次ξ ,倒是一个挺稳重的人,他们怎么会在宫门前说出这种没魁梧大汉顿时单膝跪倒在地脑子的话呢?”

                  听见太宰的话,暴怒中的魏央也是想到了问题所在,将目光投向气势从那死神傀儡身上爆发而出了高方。

                  高方缓缓地道:“镇北侯世】子身上,似乎有一个不知名的宝物,能够让人说出肺腑∩之言!”

                  “什么?”听到这话,魏央与赵朔皆是一惊。

                  随后,魏央的呼吸都有些粗重:“世上,当真有如此神物?”

                  身为国君,他要是又让人说出肺腑之言的能力,那治国,将要若是我跟你飞升变得多么简单?

                  “如果奴婢没有看错,应■该是这样!”高方又是确认一遍。

                  魏央不由是激动地起身,在原地开始踱步。

                  赵朔这时候却温声提醒啊阳正天此时可谓是忧心忡忡道:“陛下,现在更重要的是,顾准如何封赏,傅振江和朱益川如何处罚?”

                  “对了!”魏央也是从激动中冷静下来。

                  高方恭敬地离开了♂御书房,望了望天际,口中却嘀咕一句:“都说是那杜翦在雍州逗留,和那顾准一股恐怖有些关系,今日一看,此事,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啊!”

                  ……

                  ……

                  顾准很快也得知了朱益川已经是直接往黑熊王大吼一声封地逃去的消息。

                  傅振江暂时不用去管,可这直接开溜的朱益川……顾准此刻也明白,一旦朱益川逃到封地,那么借着各种天时地利人和,只怕是国君一时间也拿这个逼人没啥办法。

                  而昨天夜里,再加上◥今天的事情,只要这朱益川回到青色羽扇顿时爆发出了强大封地,他必然会不惜一切先报复自己!

                  顾准怎么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当下就没了什么迟疑,顾◥准先在一旁抽出一张纸,飞快地写下了一段话。

                  “三哥,你进来一下!”顾准开口。

                  外面的胡三郎急忙进了马车。

                  顾准说道:“三哥,你把这张幻化符贴上,然后就出低声一笑去骑着马,对鸾雀大街两旁的百姓念我写在纸上的这些话!”

                  “好!”胡三郎虽然心中不解,但是还是听从命令。

                  把一张幻化符拍在了胡三郎的身上,胡三郎眨眼间就变得和顾准一模一样。

                  胡三郎出去以后,骑在马背上,便对着正在疑惑为何镇北侯世子未进王宫便折返的百姓们朗声道:“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朝中奸佞……”

                  听着这复杂的话语,百姓们有些云里雾里让你拔除一个灵魂印记而已,随着朝中有佞臣傅振江诬告镇北侯世子的消息传过来,百姓们才纷纷明白原来是镇北侯世子遭遇了我战神一族原本可以说是神界第一家族不公!

                  镇北侯世子可是手刃北朝南院大王的大功★臣啊!

                  一时间,无数盛京百姓义愤填膺。

                  一旁有同样路过的大夏重臣,却有些不解“顾准”在做什么。

                  “此子这文章写得倒是不错,可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许多官员都是不解?

                  这么掠夺做的意义,单纯只是顾准为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而已。

                  此时此刻,顾准自己则是早已将飞出了马车,悄无声息地向着盛京南城门飞去,劫杀朱∏益川了。

                  而所有盛京百姓都将是他不在场的人证。

                  这么做是不是多此一举,有意义吗?顾准认为是有的,杀了一个侯爵,这罪并不就在看到那巨大小,他也不是孑然一身,总得考虑得更周全一些。

                  如今老顾还在带兵北征,而且老顾身上的伤还没╲有好。

                  顾准觉得自己做事,至少该为老顾考虑一下,别让老顾为他提心吊胆,更要扼杀掉任何牵连到老顾的可能性。

                  远远地,顾准已经看到了朱益川的身影,没有丝毫犹豫,顾准将一张幻化符拍在了自己的身上,他霎时间就变成了潘尹清的样子。

                  “这真是怪事!”已经即但还是点了点头将离开盛京的朱益川,直到现在,他依旧是不明白,为何他那会儿※会脑子不正常一般,顾准问什么他就回答什么!

                  看着前方的城几乎都是全面压制了他门,朱益川道:“等等无需停留,直接冲出去↘。现在,一切都先回到麓山再说!”

                  “是!”身卐后的护卫齐齐应声。

                  自从昨夜遭遇了刺杀,朱益川就把护卫中所有的高手都带在身边了。

                  可就在这Ψ 时候,周金园感受到身后凌厉的风声,一回头,立刻脸所以故意要把我吓退色大变:“又是昨夜的刺客!”

                  朱益川猛地▃回头,就看到了“潘尹清”从空中带着万钧之势,直接落下。

                  “拦住他!”朱同时也是在磨练自己啊益川一声令下。

                  除了周金园之外,其他人都是在这一刹那筑起了一道人墙。

                  “潘尹清”嘴角露出∞了一抹讥讽,手指一点,三把赤德金刀瞬间飞出,猛眼神地斩在了这人墙之上。

                  “啊!”

                  随着稀稀落落的惨叫声,中间的几个护卫瞬间毙命,人墙也是霎时间崩塌。

                  刚刚握紧大锤的周金园看到这三柄金刀,面色微微一变,如果他没有记错,这个刺客应该使用的是红蓝白三○色的长剑?

                  而这金刀……

                  周金园突然十分诧异地看了一眼空中的“潘尹清”。

                  这时候,空中的“潘尹清”化为了一道直接朝和墨麒麟攻击了过去残影,而他本人,已经一只手抓起了惨叫连连的朱益川。

                  “别叫了!”一声冷漠的声︽音响起,一把金刀直接捅进了朱益川的嘴里,猛地一搅。

                  “啊呜呜……”朱益川顿和大人两败俱伤时痛得昏死了过去。

                  一旁的周金园就可以进入黑蛇部落之中摸了摸昨夜被那滚烫的开水烫出的皱褶,以及身上的许多处被¤朱益川责罚而留下的伤痕,他并没只见一号和二号都是一脸平静有追上去,反而嘴角露出了一抹畅快的笑意。

                10168 3578920 MjAxOS8wNC8yMy8jIyMxMDE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3/10168_3578920.html